中國因污染所產生癌癥村 向中西部轉移?

2013-02-22 10:52  作者:admin  來源:人民網  點擊:0  我要評論(已有0條評論)

  近年來,全國多地頻發化學品污染環境事件,而被疑因受到污染出現“癌癥村”的報道也頻頻見諸媒體。但是,長久以來,還未有證實環境污染導致“癌癥村”的出現。2月7日,環保部印發了《化學品環境風險防控“十二五”規劃》(以下簡稱《規劃》),其中明確表示,因受有毒化學品污染,個別地區出現“癌癥村”等嚴重的健康和社會問題。

  現狀

  個別地區出現“癌癥村”

  規劃表示,我國目前仍在生產和使用發達國家已禁止或限制生產使用的部分有毒有害化學品,此類化學品往往具有環境持久性、生物蓄積性、遺傳發育毒性和內分泌干擾性等,對人體健康和生態環境構成長期或潛在危害。

  近年來,我國一些河流、湖泊、近海水域及野生動物和人體中已檢測出多種化學物質,局部地區持久性有機污染物和內分泌干擾物質濃度高于國際水平,有毒有害化學物質造成多起急性水、大氣突發環境事件,多個地方出現飲用水危機,個別地區甚至出現“癌癥村”等嚴重的健康和社會問題。

  據介紹,近年來,由危險化學品生產事故、交通運輸事故以及非法排污引起的突發環境事件頻發。

  2010年以來,相繼發生紫金礦業泄漏污染事件、大連中石油國際儲運有限公司陸上輸油管道爆炸火災引發海洋污染事件、杭州苯酚槽罐車泄漏引發新安江污染事件等重大突發環境事件,造成嚴重的環境污染和不良社會影響。

  分析“癌癥村”出現轉移趨勢

  作為一名媒體工作者,2009年,媒體人、公益人士鄧飛曾對中國“癌癥村”進行過調查報道,并根據公開資料制作了《中國癌癥村地圖》。昨天,鄧飛表示,當時“癌癥村”還只出現在中東部個別地區,目前已有向中西部轉移的趨勢。

  鄧飛稱,中西部地區此前發展相對落后,污染致當地的生態發生變化,而農民環保意識缺乏,話語權也更難找到表達的渠道。其次,污染企業是當地財政收入的主要來源,地方政府針對舉報往往重視不夠。此外,污染企業一般都在水源周邊,所以河流兩岸污染較多,河水的流動帶來更大的污染。環保部曾公開表示,1.8萬個化工廠建在中國的河流兩岸,他建議,應要求各地公布化工廠地點、數量、污染排放量。

  鄧飛建議,應加強透明度,加強信息公開,環保部門應垂直化管理,才能制約企業和地方政府;其次,放開公益訴訟;第三,要幫助企業建立環保體系,對積極保護環境的企業,應該給予稅收減免或財政支持,為企業減負。

  追訪

  要繼續為活著的和死去的孩子討說法

  直到現在,河北省大廠縣夏墊村村民馮軍,依舊四處奔波,為他6年前罹患白血病去世的女兒討說法。他認為,村子附近一家冷軋板帶廠產生的污染,是致使女兒患病的罪魁。他的妻子帶著二女兒離家出走。“我現在是家破人亡了啊!”

  1998年,馮軍在夏墊村承包魚塘,一家四口生活相當不錯。2000年,魚塘旁矗立起一座冷軋板帶廠,原本平靜的生活被噪聲、污水、粉塵所打破。2006年3月,馮軍的大女兒被確診為急性白血病M5型,次年6月病逝。馮軍將女兒的死歸因為冷軋板帶廠排放的含砷、錳的污水污染了自家水井,導致女兒患病。

  2006年3月27日,馮軍將自家井水樣本送往河北省水環境監測中心廊坊分中心檢測。報告稱:送檢水樣總砷超標2.95倍,總錳超標3.8倍。馮軍的小女兒又在醫院被驗出白細胞增高、血小板降低。此后,馮軍便拿著檢測報告向有關單位反映地下水被污染的情況。

  昨天,馮軍告訴記者,他從2006年起一直在鮑邱河沿岸癌癥村做相關數據調查,他搜集到鮑邱河沿岸因癌癥死亡的人數超過60人,但這個數據始終沒有得到官方承認。幾年內,馮軍曾起訴金銘公司,起訴當地政府部門,但每次都是敗訴,“企業是當地的政績,我斗不過”,馮軍這么認為。

  如今,馮軍已經回到老家,在離鮑邱河稍遠的大廠縣二里半村居住。他有時會外出打零工掙錢用于維權,“要繼續為活著的和死去的孩子討說法”。

  馮軍說,這7年他從未灰心,“該失去的都已經失去了,我希望能追究污染公司、當地政府、相關人員的責任,更希望這種人為的污染不要再發生”。

  溯源

  我國仍在用國外淘汰化學品

  雖然環保部發布的這份規劃并未就“癌癥村”進行具體表述,但規劃中也明確指出,目前,我國化學品產業結構和布局不合理,環境污染和風險隱患突出,發達國家已淘汰或限制的部分有毒有害化學品在我國仍有規模化生產和使用,存在部分高環境風險的化學品生產能力向我國進行轉移和集中的現象。

  規劃說,化學品環境管理法規制度不健全。對于危險化學品的環境管理、釋放與轉移控制、重點環境風險源管理等方面缺乏規定,對高毒、難降解、高環境危害化學品的限制生產和使用等缺乏措施,針對性、系統性的化學品環境管理法規、制度和政策明顯缺失。

  此外,化學品環境管理基礎信息和風險底數不清。相對于化學品環境管理需求,我國目前存在化學品生產和使用種類、數量、行業、地域分布信息不清,重大環境風險源種類、數量、規模和分布不清,多數化學物質環境危害性不清,有毒有害化學污染物質的排放數量和污染情況不清,化學物質轉移狀況不清,受影響的生態物種和人群分布情況不清等問題。與發達國家相比,我國化學品環境風險防控意識、水平、能力還存在較大差距。

  治理

  58類化學品將重點防控

  規劃透露,我國現有生產使用記錄的化學物質4萬多種,其中3000余種已列入當前《危險化學品名錄》,具有毒害、腐蝕、爆炸、燃燒、助燃等性質。

  規劃根據環境風險來源和風險類型的不同,確定3種類型58種(類)化學品作為“十二五”期間環境風險重點防控對象;“十二五”期間以石油加工、煉焦及核燃料加工業,化學原料及化學制品制造業,醫藥制造業,化學纖維制造業,有色金屬冶煉和壓延加工業,紡織業等六大行業及煤制油、煤制天然氣、煤制烯烴、煤制二甲醚、煤制乙二醇等新型煤化工產業為重點防控行業。

  對化學品生產使用企業數量較多、化學品生產使用量較大、地理位置生態環境較為敏感的區域,“十二五”化工行業規劃重點發展的區域,風險防控基礎設施和監管措施尚需進一步提高的區域,列為重點防控區域。

  同時,重點防控具有較大環境風險和潛在危害的生產、使用、儲存和排放危險化學品的企業。對重點防控企業,通過搬遷改造、實施環境管理登記、開展清潔生產審核、加強監測監管、完善應急體系等措施,提高防控水平,降低環境風險。

更多
網友評論
已有0條評論
相關資訊
推薦
  • 官方微信
广西快3一定牛预测